baek忆语

一个小智障

[暂时保密]1

 你好,我是你的CP在A市B街一个叫“CAT”的咖啡厅的二楼不时会漂荡着一阵阵悦耳的歌声,有时还会飘来键盘快速敲打的声音,那是陈玮镔小朋友的卧室。你会以为是干干净净的吗?我告诉你!是,干净又整洁,美丽又漂亮,啊呸,粉红又少女。
  这时,我们的镔长小朋友在一边逗着他们家的猫,一边哼着暴走的歌,一边对着电脑笑的跟个傻子一样。你以为他在看那啥吗?不对!他是发现了他们群中那个名叫“时尚偷走了我的微笑”的以为腹黑的怪物新人,啊呸,腹黑的帅哥新人在“神经病社团”中成功组成了一组新cp。(这一段绝对会被打)  
  转电脑视角(什么鬼)  
  群名:神经病社团  
  翻唱-竹蜻蜓:有人吗?为毛我们社团的人一点都不活跃呢!  
  美工-敌敌畏:老大好像说我们今天有新人!早啊,傲娇受小朋友~  
  老大-神经病院院长:是的,今天有新人~早啊,傲娇受小朋友~  
  后期-羽毛:今天居然有新人!六了六了。早啊,傲娇受小朋友~  
  老二-神经病院病人:剧透一下有两个新人哟!早啊,傲娇受小朋友~  
  cv-bad女孩:居然有两个,我的妈,老大六了。早啊,傲娇受小朋友~  
  在电脑前的陈玮镔看着那闪亮亮的那几个“早啊,傲娇受小朋友”一脸黑线,自己就这么像受的吗!【随时准备爆发】  
  翻唱-竹蜻蜓:呵呵,居然有两个新人……   
翻唱-时尚偷走了我的微笑已入群        cv-沉默如灰已入群  
  翻唱-竹蜻蜓:你们TMD敢说劳资是受!劳资一八五!劳资大总攻!  
  玮镔小朋友一边用吃奶的力敲打键盘一边用拉屎的力掐他们家猫,“喵!”伊白差点就跳起来。 
   刚刚进来的王南钧看着某位小盆友的发言表示一脸懵逼,什么东西,这傻子是猴子派来的吗?  
  翻唱-时尚偷走了我的微笑:嗯……  cv-沉默如灰:Σ( ° △ °|||)︴  
  老大-神经病院院长:欢迎新人!蜻蜓你吓到他们了。蜻蜓小朋友你是受(不接受反驳)。  
  cv-bad女孩:欢迎新人入群!蜻蜓你吓到他们了。蜻蜓小朋友你是受(也不接受反驳)。
  美工-吃草的哈玛尼:(猜猜这是谁):在聊什么?静静地跟队形……欢迎新人入群!蜻蜓小朋友你是受˒(你反驳也没用)  
  在电脑前的玮镔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差不多成黑炭了。 
   翻唱-竹蜻蜓:哈玛尼你怎么能这样!!你不爱我了!绝交!友尽!我要打洗你!o(´^`)o  
  同样坐在电脑面前的王南钧看着这个小朋友的傻表情露出了自己都不知道的笑容。傻不拉几的。  
  美工-吃草的哈玛尼:镔镔~小镔镔~我错了好不好~嫑不理我~  
  翻唱-竹蜻蜓:得了吧你,罚你马上给我买一份小笼包还有一杯草莓超冰奶茶,还有草莓冰淇淋,用你的钱,我穷着!(-、-)  
  王南钧看着这份早餐单想:这傻孩子还有不要胃了!他不禁皱起了眉头。翻唱-时尚偷走了我的微笑:现在才吃你不要胃了?  
  美工-吃草的哈玛尼:对呀,你要死啊,现在都已经十二点了你才吃早餐,而且还要冰的!你的胃不要了!( `д´ )!!!!  
  老大-神经病院院长:对,不能这样吃,而且这是群聊,请用群名称@美工-吃草的哈玛尼,而且好嫉妒你们都在A市啊,我在C市离你们天远地远的!  
  王南钧愣了,蜻蜓也住A市,那么,这算缘分吗,本王的春天要来了吗?——————————我是分割线————————— 
   翻唱-竹蜻蜓:哎呀!谁说我素吃早餐的,最近生意不好,要省钱,不吃也得的,哈玛尼你快点好不好,我的中餐全靠你了,不过你能不能帮我多拿点吃的,嘿嘿(๑•.•๑)  
  王南钧脸更黑,比碳还要黑了:这家伙真是的。  
  美工-吃草的尼玛:好啦,你等等,以后要吃早餐呀,以后我给你送吧~ 
   翻唱-竹蜻蜓:不用了,我叫皮皮每天买个馒头给我就好了~  
  老大-神经病院院长:嗯,大家要不要都发一段语音吧!  
  老二-神经病院副院长:好呀,顺便把蜻蜓嫁出去呗!( -`ω-)✧ 
   翻唱-竹蜻蜓:什么鬼,你觉得两个新人那个会适合我~哼,劳资可是声控,相近得劳资的身不容易的好不好╭(╯^╰)╮不对,什么嫁,我是攻!!!!!!!!。  
  王南钧微微一笑,迷倒万千少女,这只小可爱他要定了。 
  
   【一堆莫名奇妙的语音】  
  老大-神经病院院长:好了好了,到我们两个新人了,蜻蜓和哈玛尼你们期待吗? 
  
   “陈玮镔!你的饭!”咖啡厅楼下传飘来一阵可爱的声音,“鱼雷,你上来吧,我在上面~”陈玮镔用他懵懵的声音答到。  
  cv-沉默如灰:【语音】大家好,我是沉默。  
  
  一阵沉稳的男声飞入玮镔耳中。    翻唱-竹蜻蜓:不喜欢( ̄^ ̄) 
   翻唱-时尚偷走了我的微笑:【语音】大家好,我很喜欢你,蜻蜓。  陈玮镔一愣,好久没有回过神来,王南钧承重但又没有那么成熟的声音徘徊在陈玮镔耳朵里。“哇,这谁啊,声音蛮好听的呀”洪雨雷把早餐放在玮镔旁边,听着王南钧的声音笑着对玮镔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声音好好听啊,苏死了~好有磁性啊,鱼雷我要让他当我cp!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陈玮镔听到王南钧的声音瞬间疯了,抱着鱼雷摇啊摇。“哎呀!不要摇了,晕了啊,喜欢就要他当啊,他不是说喜欢你嘛!”洪雨雷一脸无语……他都要被晃吐了。  翻唱-竹蜻蜓:【语音】镔:哈哈哈哈哈,那就让时尚当我cp吧!哈哈哈,好喜欢时尚你的声音的说~雷:真的,他刚刚差点把我弄死!镔:奏凯!你信不信我拧死你!  
  明亮可爱的声音走入王南钧耳中,王南钧笑得那个甜的也。  
  老大-神经病院院长:还没成就秀恩爱,够了,不过我们的蜻蜓还真是可爱呀,时尚你不要把他给我吧啊~  
  翻唱-时尚偷走了我的微笑:走开,既然蜻蜓是我的CP,那就是我的!我的!懂吗! 
   陈玮镔对这电脑脸红的像个猴子屁股一样。“哎哟,我们的镔长大人也会脸红啊~”洪雨雷调戏的话语闯入陈玮镔的耳中。“走开~”脸红完以后肚子的叫嚣让陈玮镔说完之后,拿起旁边的小笼包就啃,吃的狼吞虎咽,叼着一个小笼包就迷迷糊糊的说:“鱼雷你帮我跟他们说我要去参加快男呗!叫他们记得看~”,“好~”  
  美工-吃草的尼玛:蜻蜓和我要参加今年快男哟,我们都进300强了,你们记得要看呐!  
  王南钧一愣,脑袋哐哐响,好久才回过神。媳妇也在三百强,可怕的缘分啊,那我明天会不会见到他,我的妈。  那么,我的小可爱认出我吗?,好的,小可爱,几天后见……
——————封—————————— (完全颠覆了本人设定,哈哈哈哈,感觉进展贼快,掰掰)




哈哈哈~新年第一福利!

[中秋特辑]

  “南钧er,你爱不爱我?”陈玮镔淘汰在要离开南钧的那最后一刻问了这个他以为永远都没有好结果的问题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并有听到王南钧轻声说的那声:“我就没有爱过别人,一直都是爱着你……”
  王南钧在床上无数次的痛哭,陈玮镔你怎么能说走就走,你怎么能这么傻主动叫魏巡哥选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苦。一旁的红娘洪雨雷走过来拍拍王南钧的背,“南钧,你也别太难过,玮镔明天中午跟我有约,然后后天一早就走,你要跟我一起去吗,你的心意再不表达就来不及了,玮镔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啊……”经过红娘洪雨雷半个小时的开导,我们的王南钧决定明天一定要表达自己的心意。
—————转陈玮镔视角——————
  王南钧呀王南钧,你怎么能这样,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不是说看着月亮就可以见到想见的人吗?我怎么见不到你啊。
—————视角转回第三视角————
  陈玮镔拖着劳累的身体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冲了个冷水澡,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是时间的分割线—————
  第二天刚吃完中餐的王南钧迫不及待地找洪雨雷问:“鱼雷,我什么时候才能见玮镔!”“玮镔今早一直没回我信息和电话,我有点担心,给你房卡,你去看看吧,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会有。”洪雨雷小红娘掏出陈玮镔房间的一脸黑线的看着昨天哭成泪人的王南钧活蹦乱跳地对自己说话。“好~”【鱼雷: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这张卡我是死皮赖脸向陈玮镔要来好让王南钧突击地,但是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了,当红娘真不容易。】
——我又出来了,这集我镜头好多——
  “滴——”一声,王南钧推开陈玮镔的宾馆房门。“玮镔?镔镔?你在吗?”王南钧小心翼翼的问。
  “嘤~”在床上已经烧的不轻人儿听到声响不舒服的转了个身。
  王南钧看到床上的陈玮镔不禁眉头一皱,陈玮镔薄薄的衬衫已经被虚汗打透,他没盖被子的上身微微发抖,脸上红的不像样,静静地喘着热气。
  “哎,玮镔,醒醒。”王南钧不知所措地抱起玮镔,放在自己腿上,轻轻地把手放在陈玮镔的额头上,“草,这么这么烫。”王南钧忍不住爆粗口了。
  王南钧把陈玮镔抱到卫生间,放在没有水的浴缸里,打湿毛巾轻轻地擦拭那滚烫的脸,又擦了擦手和腿,拿了玮镔皮箱里的退烧药给陈玮镔吃了后才见的陈玮镔的脸色好一些。
  “玮镔啊,好点没有啊?”王南钧叫了叫陈玮镔。
  “嘤~南钧,你怎么在这?”陈玮镔刚刚开始有点意识的时候第一想法是:鱼雷什么时候这么会照顾人了啊?但是一听到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突然惊醒。
  “陈玮镔,你给我听好了,我!王南钧,是爱你的。”王南钧满脸笑颜的望着脸色好转的陈玮镔说。“哈?南钧er,我不是在做梦……唔……”王南钧趁这个时候吻住了陈玮镔美丽的唇,轻轻地用舌尖描绘着陈玮镔的唇形,在自己前面的那个熟悉的味道让陈玮镔知道这不是在做梦,真的是他的南钧er,他的南钧er是爱他的,他不禁流出了那生理的盐水。一股咸咸的味道传入王南钧的嘴里,这家伙,又给我哭。王南钧拖住了陈玮镔的后脑勺,离开了陈玮镔牛奶味的唇,擦拭掉陈玮镔的泪水。“陈玮镔,以后不要哭了好不好,我心疼~”王南钧公主抱起陈玮镔,把头埋在陈玮镔的颈窝那,轻轻地吐着气。“嘤~好吧~就勉强听你一次~”陈玮镔的笑容渐渐地开放。
  圆圆的月亮映照这两个少年幸福的身影,月亮,你没有骗我,我真的见到了那个我最想见的他了……如果这是梦,那就不要醒了……
——————完——————————
  其实,这章是我写(暂时保密)时写的,突然看到了,觉得就发出来了,原谅我懒,一直没更文。
         一鞠躬,暂时保密春晚当晚回归,d(ŐдŐ๑)
         二鞠躬,狐妖为后过零点后更两章,( ゚皿゚)
         三鞠躬,囚禁的爱大年初一更一章,(`Δ´)!

【Imprisoned love 】1

  Imprisoned love,You make me feel scared.  
                           by.Aires.
 
   I'm just trying to make you love me.Tie you to me forever.
                 
by.Krystian.
  
  

  
—————————————————
  “啊!”冰冷的寒气席卷陈玮镔全身,伤口冒出的血如玫瑰花瓣般鲜红。
  漆黑的小屋中充满着鲜血的味道,也少不了陈玮镔的低吟,没有一丝阳光照耀。
  
  看似正常的房间黑白一片,鲜血染红了床单,在黑与白之中增添了绚丽的色彩。
  
  
  
  “吱——”一声,门开了。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魔鬼般的气息。
  
  
  “陈玮镔,还想装死吗?不过你的血液真美啊~”男人踏步走向硬邦邦的床前,用手轻轻的抚过了柔软的被子。
  
  在被窝中的人儿轻轻一颤。
  
  
  
  
  “快点起来!”男人用力一扯被子,陈玮镔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被子如羽毛般划过陈玮镔的身体,迎面而来的就是冰冷的空气。
  
  
  
  “最近放你出去玩一天就惹了新欢,你胆子大了啊~”男人用细长的手指掐住陈玮镔的脸颊,被迫使他看着自己。
  
  
  
  
  “……南钧……我……我和……焦迈奇他只是朋友……”陈玮镔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搭在脸颊上,乌黑的双眼无力的看着王南钧。
  
  
  “不许叫我的名字,你只能叫主人。”男人对上那只晶莹剔透的眼睛,冷冰冰的声音使陈玮镔大了个寒颤。
  
  
  
  “好……”陈玮镔感到全身无力,眼皮马上就要相遇。
  
  
  
  “等下我会叫人吧你这肮脏的皮囊清洗干净的。”王南钧掐着陈玮镔的脸,强烈的痛感使陈玮镔被迫让眼皮的相遇结束。
  
  
  
  
  
  
  
  
  
  
  陈玮镔听着王南钧走出门外的声音,把自己重新裹紧在被窝里。
  
  
  
  陈玮镔知道自己的处境,天天悲伤成河,疼痛每天都会光临。
  
  自从那次想自杀后被王南钧揍了一顿。
  
  床角地毯所有东西还都换成软的,几乎每天都是固定有人送饭,窗户紧封,想死都难。
  
  
  
  
  
  陈玮镔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眼泪划过……
  
  
  
  
  
  
  
  
  
—————————————————
  王南钧是陈玮镔的弟弟,但不是亲生的。
  在陈玮镔小时候,王南钧就被带到陈家。
  
  
  
  那时陈玮镔才7岁,王南钧6岁,但是陈玮镔没有一个哥哥该有的气概,从小体弱多病,但性格开朗。
  
  
  王南钧反而像哥哥,做事情干脆利落,不像陈玮镔一样毛毛躁躁。
  
  
  
  
  从进入陈家的欢声笑语静默后成为一片黑暗。
  
  
  
  
  
  陈玮镔的心结无法解开,王南钧的伤疤无法自愈——
  
  
  
  
  
 
  
  
—————————————————
  陈玮镔眼前一片灰暗,美好的记忆如影片一样播放。
  
  
  一只血淋淋的手把美好的回忆撕开,血……陈玮镔另一个回忆……满身是血,手沾血液,望着那个深爱着的弟弟,慢慢昏迷……
  
  
  
  
  
  
  
  
  
  “南钧……南钧……南钧!”陈玮镔从梦中惊醒,头一阵发疼。
  
  
  环顾四周,美丽的鲜血没有了,床单和被子也变得干干净净,伤口都被处理好了,手上的冰冷的点滴流入本就冰冷的血液里。
  
  
  
  
  
  
  
  
  “呐~你醒了~”一位可爱的男生端着一碗粥像陈玮镔走来,坐在床边。
  
  
  
  
  “你是谁?”陈玮镔看着那可爱的笑脸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嗯~我是洪雨雷~跟你一个学校的,不过你应该不认识我,毕竟你也不去学校。”男生笑笑,扶起陈玮镔。“快吃吧,听少爷说你很久没吃东西了。”
  
  
  
  
  “是……南钧叫你来的吗?”陈玮镔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纯黑的眼珠子里透露着期待。
  
  
  “嗯,是少爷让我来的。”洪雨雷面对陈玮镔真诚的眼睛,心里一疼。
  
  
  
  “谢谢你啊~”陈玮镔接过洪雨雷手里的粥,嘴角上扬。
  
  
  
  “那个,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子啊?”洪雨雷查看了一下点滴,“胃病,全身大幅度受伤,贫血……还有后……穴严重发炎……”
  
  
  
  “没……没事……”陈玮镔一颤,心跳加速……
  
  
  
  
  
  “明明就有事……伤口还疼吗?”洪雨雷看着陈玮镔苍白如纸的脸,坐在一旁看着陈玮镔。
  
  
  
  
  
  
  
  “不疼……”说不疼是假的,当你满身是伤时怎会不疼。
  
  
  
  
  
  “玮镔呐……”洪雨雷无奈,“一看就很疼……”
  
  
  
  
  
  “为何少爷要这样对你……”洪雨雷接过陈玮镔吃完的粥。
  
  
  
  “…………”房间一片沉默。
  
  
  
  “不聊我吧,说说学校里的事吧……”陈玮镔忍住眼泪,挤出一个勉强能看的笑容。
  
  
  
  
  “哎,好吧……”玮镔呐,何必要坚强,想哭可以哭啊。“那我说了啊……”
  
  
  
  
  
  
  “嗯~”陈玮镔是真心想听外面发生的事情。
  
  
  
  
  
  
  
  
  
  
  
  
  
  
  “你知道焦迈奇喜欢尹毓恪吗?”
  “哇!这么劲爆的吗!”
  “我奇er居然喜欢舒克!”
  “你知道吗?他们居然………………”
  “哇唔…………继续说…………”
  
  
  
  
————————————————
  在楼上的某一个角落,某人握紧了拳头……
  
  
  
  
  
  
  
  
  
  
  
  
  
———————END———————
  囚禁的爱,你使我感到害怕。
 by.陈玮镔
  我只是想让你爱我,把你绑在我身边。
 by.王南钧

【狐妖为后】第二章

“我叫往南钧,你有名字吗?”少年抱着小狐妖踏上马车回宫,抓着小狐妖的小爪子开始揉。
  
  “唔~”小爷我叫陈玮镔~“我给你取名字好吗?”少年思索。“叫……叫小傻子吧!”少年微微一笑,“唔!”喵的,小爷我不傻!
  
  小狐妖一巴掌拍上去。“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叫小短腿吧!”王南钧若有所思的看着陈镔镔的小短腿。
  
  “唔!”陈傻子望了望王南钧的大长腿,甩了甩自己的小短腿,呸,大长腿。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腿砍下来装我这的!
  
  “你怎么这么可爱呐~”王南钧都要被萌死了。
  
  “那是当然的~”陈玮镔突然开口说话了。
  
  “什么东西?”王南钧吓了一跳。
  
  “遭了,露馅了!”陈玮镔打呼不妙,把自己缩成一团小球。
  
  “你真的会说话?”王南钧戳了戳那个小肉团。
  
  “不会!”陈玮镔把自己卷的更紧了。
  
  陈玮镔的小耳朵一颤一颤的,王南钧抓住调皮的它一提。
  
  “唔嘤~别别别!我会说话。”陈玮镔敏感的跳了起来。
  
  “哦~道来听听~”王南钧调戏的话语传入陈玮镔耳中。
  
  “咳咳!我跟你说!我!叫陈玮镔!是一个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男子!我是一只狐妖!刚出生没多久!是灰常厉害的银!”说着,陈玮镔还自豪的抬起头,拍拍自己的胸膛。
  
  
  
  “哦~小短腿~你还是妖呀~”王南钧配合的鼓着掌。
  
  “喵的!劳资腿长着呢!”说完,陈玮镔就“休”的一下变回人形。
  
  王南钧看着面前的白衣人儿,心想:我去……平常不都是木有衣服的吗?这么早就变人形了!不按常理出牌啊!不应该这么早的!这一身稀奇古怪的衣服是什么?奇怪,这短发型异常好看?
  
  
  王南钧打量着陈玮镔一身新新人类的套装。
  
  “怎么样~比你帅吧!这一身衣服都是鱼雷宝宝给我的!我这发型好看吧!恪恪小天使给我剪的!再看看我的鞋鞋!帆布鞋哟!敲舒服!梓鑫给我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高不高兴!”陈玮镔傻不拉几的向王南钧介绍。
  
  
  “你口中那几位是何人?”王南钧一脸疑惑的说。
  
  “嗯……介个嘛……我以后带你去见他们~~~”陈玮镔见马车停在路边,扒住窗口看着窗外忙碌的人群,若有所思的盯着店铺上的银色手链。
  
  “很喜欢吗?”王南钧摸了摸陈玮镔的头,轻声说。
  
  
  “嗯,那个手链好好看……”陈玮镔目不转睛的盯着手链。
  
  “那就去买呗!”王南钧无奈的笑笑。
  
  “没钱……梓鑫给的也好看……不用浪费钱……”陈玮镔委屈巴巴的拍了拍裤兜。
  
  
  王南钧暗自在心里多了一个念头…………
  
  
  
—————————————————

【狐妖为后】

    “南钧er~~~~”一位少年在黄宫的某      一个角落里扑进另一个少年怀里。
      “傻镔镔,我们去找鱼雷好了~~~”那位少年摸了摸他的头,宠溺的望着他。
—————————————————
  
  
  
  
  有一天,一直可爱的小狐妖下山看到了一位少年。
  少年在山下散步,小狐妖才刚出生不久,对于人间还是充满好奇。它悄悄地提着小短腿跑到少年脚边,少年身上的薄荷香让小狐妖沉迷。小狐妖伸出好奇的小肉爪拍了拍少年的腿。
  “哎,你怎么会在这里呀!你们族群不是应该在山上的吗?你是不是不乖呀!偷偷跑下山来玩?”少年看着是只狐狸,把它抱了起来。
  “唔~唔~”放开劳资!
  小狐妖突然被抱起来感到很害怕。
  “哦!”少年吃痛的叫了一声,他的手被抓了三条杠。
  “太子殿下!”旁边的一位男人连忙跑到少年旁边查看伤口。
  “你这只狐狸怎么回事!不想活了吗!敢伤害太子殿下!”男人抓住小狐妖的脚。
  “唔!唔!唔!”放开我!弄疼我了!放开我呀!
  男人把小狐狸倒过来,把它拎在空中。“给我安静!伤人你还有理了!”
  “唔!唔!”我这叫自我防卫!
  
  
  
  某只小狐妖并不知道“太子”是个什么东东,一对小鸳鸯眼因为害怕而盯着地面。
  “呜呜!”别松手,我恐高!
  “呜呜!呜呜!”妈妈呀!好高呀!我还没吃遍天下美食呢!
  
  “好了好了,我没事,你看,一点事都没有,把它给我吧!”少年听到那惨绝人寰的叫声和那惊恐无比的眼神连忙把手递给男人看。
  “可是殿下,他可是故意伤您的!”男人依然不肯放开小狐妖。
  
  “放开它!”少年瞪着男人。
  
  “是……”男人也不敢说什么了,松手就放开小狐妖。
  “唔!”你能轻柔的把我放下去吗!好高呀!再见了天下美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鱼雷恪恪梓鑫!
  小狐妖害怕的闭上眼睛,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少年及时的抓住了小狐妖,把它放入怀里。
  
  小狐妖悄咪咪地睁开一只眼睛,看到自己还没死,放下心的“唔~”了一声。
  感谢上帝!
  但下一秒小狐妖往下看,“唔!”我去!比上次还高!
  它连忙扒住少年的衣服,往他怀里钻。
  少年摸了摸小狐妖的头。
  
  
  
  
  
  
  
  
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H城皇帝的大儿子的一生都会拜倒在这只小狐妖手里呢~
  
  到时候再说呗~
  
—————————————————

【同桌的你】

   王南钧很无奈,王南钧很想哭,看着前面品学兼优,安静温柔,可爱善良的洪雨雷,不禁羡慕赵晔有个这么好的同桌,有个这么好的媳妇。

     

    王南钧看着自己旁边翘着二郎腿薯片打游戏,天天考试不及格,还要拉上他补考的陈玮镔,一脸嫌弃。

  
  
  
  
  
  
  
  
  
————————切————————
  “现在公布考试成绩,满分120分,下了60分的同学们全都要补考。”陈玮镔他们班班主任拿着一沓卷子站在讲台上。
  
  
  “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abalbala…………”陈玮镔不耐烦的看着老师在哪报其他人的成绩。
  
  
  “接下来,我们班两个接近满分和一个满分的分别是,洪雨雷119,赵晔117,王南钧120满分。”说到这陈玮镔眼睛都亮了。
  
  
  
  “但是,令我很不高兴的是,我们班几乎所有同学都及格了,只有……焦迈奇,59.9,尹毓恪,59.5,陈玮镔……呵呵……”陈玮镔听到老师深沉的笑声和看到那阴森森的脸,害怕死了。
  
  
  “25分……全班最低……请你放学和尹毓恪焦迈奇来我这补考,顺便恶补一下吧……呵呵……”班主任扫视了陈玮镔一下,惹得陈玮镔一阵颤。
  
  
  “呵呵……”王南钧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看看人家赵晔媳妇,再看看我家媳妇,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一个贤惠一个皮,人生命苦,我怎么会摊上这人呢!
  
  
  
  
  
  “南钧,你好棒啊,我真的好喜翻好喜翻泥啊~”陈玮镔放大版的嘟嘟嘴出现在王南钧眼中。
  
  
  
  
  
  
  
  
  
  
  王南钧突然笑了,笑得很甜。
  
  
  
  
  
  不过,这样的他毕竟是我的小可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不是吗?
  
  
  
  
  
  
  
  
  “乖……”王南钧抱着陈玮镔揉进怀里,深吸着属于他的香气……
——————完——————————
  【不想写这么长,思路太短了,好累。】

【赌气】


——————开屎—————————
  “你为什么要亲那个女生!”王南钧对着陈玮镔大吼!
  “小雨她只是要我帮个忙!”陈玮镔也弱不到哪去。
  “那你也不能亲她啊!”王南钧握住陈玮镔的手臂,摇着他。
  “放开!疼!”陈玮镔甩开王南钧的手,红着眼对王南钧说。
  “得,今天我就不跟你计较!”王南钧也是气昏了头了,推开陈玮镔,把门一板就出去了。
   
  
  
  
——————我是一下下之前————
  “玮镔啊,你能帮我一个忙吗?”陈玮镔的闺蜜何雨晴对陈玮镔说。
  “帮什么啊?”陈玮镔一边吃着炸鸡一边抖腿。
  “帮我演一场戏,我妈老叫我找男朋友,帮我应付应付。”何雨晴也拿了陈玮镔袋子里的一块炸鸡啃起来。
  “演啥?”陈玮镔翻了个白眼继续问。
  “就一个镜头就没你事了,亲一亲脸就好了~白让你占便宜了~”何雨晴回陈玮镔一个白眼。
  “得了吧,有啥报酬~”陈玮镔拍拍自己油腻腻的小手手,一脸严(猥)肃(琐)的望着何雨晴。
  “gun。”
  
  
  
  结果,亲的时候被王南钧无意中看到了。
——————回忆完————————
  雨夜,陈玮镔买完东西后奔跑在街上。跑了一会就气喘吁吁的到了营区,那时已经半夜2点多了,兄弟们都差不多睡觉了,他不禁感叹,这雨怎么说下就下。
  
  
  陈玮镔小心翼翼的推开营区的门。走进去换了一身衣服,把湿哒哒的头发随意擦了一下,吃了碗方面面就坐在凳子上写歌。
  
  
  “啊秋……啊啊啊……秋……咳咳咳……”陈玮镔打了几个小小的喷嚏,拿了个小毛毯披上继续写歌。陈玮镔感到肚子有点点疼,想想因该是胃病又犯了,就没多想。
  
  
  “啊秋……啊秋…………秋……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陈玮镔一直在咳嗽,他喝了杯冰水,胃有点抽痛。
  
  
  
  “玮镔你没事吧。”洪雨雷被吵醒了,看到陈玮镔还在埋头写歌,轻悄悄走过去,拍了一下陈玮镔的肩。
  “我没事,你继续去睡吧,我今天不是很想睡。”陈玮镔一想到今天早上与王南钧的争吵就很不开心。
  
  
  
  “你不用王南钧陪着睡吗?你一个人睡得着吗?”洪雨雷一脸担心的对陈玮镔说。
  
  
  “我不想理他,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陈玮镔想到王南钧居然骂他,他绝不会服输,他自己有没做错什么。
  “早点睡啊,明天还要练习呐。”洪雨雷懵懵地声音传入陈玮镔耳中。
  “懂了。”
  
  
  陈玮镔答应后过了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傻镔,你就不能服服输,知不知道我会心疼的。”王南钧其实在玮镔一会来的时候就醒了,一直看着这个瘦小的身影在灯光下写歌,头发有点湿湿的搭在脸上。
  
  
  他拿了毛巾把陈玮镔湿哒哒的头发吹干。
  
  
  陈玮镔好看的脸颊一阵发红,眉头紧锁,身体一直在直冒冷汗,一阵阵发抖,眼泪有几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一看就知道做噩梦了。
  
  王南钧把陈玮镔搂到怀里,抚平他的眉头,轻轻的拍着陈玮镔的背,整理着陈玮镔的头发,给了他无上的安全感。
  
  
  
   陈玮镔渐渐好了起来,甜甜的睡去了。
  
  
  
  王南钧不能把他放在他或自己的床上,毕竟它自己对早上的事也很气愤,他怎么能离一个女的这么近呢,不可能现在就原谅他的,原谅他以后自己的地位还能保住吗?放洪雨雷床上吧,毕竟是好基友,白让洪雨雷站便宜了。
  
  
  
——————切早上————————
  “镔镔,玮镔,醒醒。”洪雨雷见陈玮镔躺在他床上,再看看一旁一脸不关自己的事的王南钧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拍了拍一旁的陈玮镔。
  
  
  “唔,不要,鱼雷,你帮我拿下胃药。”陈玮镔感觉到胃非常不舒服,胃好像有只猫在乱抓一样的痛。听见洪雨雷的声音后以为是洪雨雷把他放在床上的,就叫洪雨雷帮他拿胃药。
  
  
  
  “你又咋了,胃又疼了?叫你平时少吃点垃圾食品你不听。”洪雨雷虽然嘴上嫌弃陈玮镔可还是手上还是忙着兑水给陈玮镔吃药。
  
  
  “你快点……”陈玮镔现在毫无力气跟洪雨雷斗嘴,感到身体直发冷,有气无力的直喘气。
  
  “好了,坐起来。”洪雨雷扶起陈玮镔,把药递给他。
  “谢了……”陈玮镔拿起水灌下去。
  “咳咳咳咳咳咳……”因为灌太猛了,陈玮镔咳嗽起来,每一声都扯着他的胃。
  “你怎么了?”洪雨雷一看,眉头一皱。
  “什么怎么了。”陈玮镔感到奇怪,看了一下水杯。
  
  
  一丝血迹化开在陈玮镔冰凉的水杯中。
  
  
——————切——————————
  王南钧听到陈玮镔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后担心的把头转过去查看。看到了陈玮镔苍白的脸,心揪的一下就疼了。正想起立原谅他时陈玮镔又闯祸了……
  
  
  
  “鱼雷,你帮问一下小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好不好。”陈玮镔缓过来之后询问洪雨雷。
  “你放心,小雨那边她会自己解决的。”洪雨雷看着陈玮镔苍白的脸回答。
  
  
  
  自己都病成这样了还去关心别人。王南钧起立的身体在听到这句话立即僵硬。
  
  王南钧再次板门而出。
  
  
——————切—————————
  彩排时陈玮镔迷迷糊糊的就这样的昏倒,王南钧何尝又不心疼,但是他必须要陈玮镔意识到自己生气了,是真的生气了,他不可能轻易原谅陈玮镔的。
  
  
  
  
  
  
  “尹顾里,帮我个忙。”王南钧看着尹毓恪说。
  “咋了,想让我当小三~”尹毓恪早就猜到王南钧会来找他了。
  “聪明,不过就是演下戏,气一气镔镔而已。”
  “嗯……我还真想看看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那可怜样~”
  “不行,我会心疼的……”王南钧立即否定了尹毓恪这个奇葩的想法。
  “想气玮镔又不忍心,王南钧你有毛病啊你。”尹毓恪来了个超级大白眼。
  
  
  
  “恪,吃吗?”焦迈奇拿着一颗山竹走向尹毓恪。
  “你说呢~”尹毓恪一把抢过山竹吃起来。
  “再聊什么呢~”焦迈奇看着尹毓恪那傲娇样满眼宠溺。
  “演戏给玮镔看,气气他,你同意吗?”尹毓恪要去演小三肯定得自己的让正主知道。
  “当然可以~”焦迈奇吻了吻尹毓恪的唇。嗯,山竹味的,甜甜的。
    “你们两个…………是不是纯心打击我的……”王南钧一脸黑线…………
  
  
  
  
  
  
  
  
  
  
——————切休息区——————
  
  “鱼雷,你们去游乐园吗?”王南钧故意面对着陈玮镔说。
  “玮镔你的脚恢复了吗……真的可以吗……”王广允一想到陈玮镔跌落舞台那苍白样,就有点担心。
  “没事,一起去吧。”陈玮镔从床上起来,带了个帽子就要出发。
  “你多穿点。”王广允拿了件外套披在陈玮镔肩上。
  “嗯。”陈玮镔笑笑。
  “我们就不去了,还要练习呐~”洪雨雷和猪哥战队的其他人说。
  
  
  
  “嗯~”陈玮镔靠着王广允笑着。他要气死王南钧。
  
  “哈哈,这么可爱。”王广允摸摸陈玮镔的头。
  
  
  王南钧很黑线。
  “恪恪,跟我一块去吧。”王南钧也要行动了。
  “好。”尹毓恪大摇大摆的搂住王南钧手臂。
  四个人就开车去游乐场了。
  
  
  
  
  
  “呵呵………………”一股阴森森的从人群中间穿出,那是杨梓鑫和焦迈奇。
  “你们两个吓死人了。”洪雨雷一个白眼飘过去。
  “我家光晕……”“我家小天使……”那两个人眼中冒着火焰。
  “冷静冷静……”洪雨雷被吓得不轻。
  
  
  
——————切——————————
  “我们先去哪呢?”王南钧问。
  “去鬼屋吧!”尹毓恪提议。
  “那个,刚刚小鑫鑫叫我回营区,我先走了。”王广允接受到了杨梓鑫的威胁电话,秒怂。
  
  
  
  “什么,不是说好的吗?”陈玮镔把王广允扯到一边悄声说。
  “对不起了!老铁你保重!”王广允屁颠屁颠的跑了。
  
  
  
  “玮镔你就不去了吧,毕竟你怕是吧!”王南钧表面无所谓其实心里非常担心。
  “没事,没事,我不怕,咱们快点走吧!”陈玮镔不会让尹毓恪和王南钧有独处的时间的。
  
  
  
  
——————切鬼屋————————
  “啊,南钧我好怕呀,保护我啊~”尹毓恪一把抱住王南钧,顺便白了那个扮鬼的一眼。
  “别怕啊,有我呢……”王南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王南钧还是忍不住偷瞄后面哆哆嗦嗦走着的人儿。
  
  
  一路上尹毓恪都往王南钧身上扑,陈玮镔在后面心魂不定的走着,被鬼下的时不时小声的“嘤”一声。在最后被一个贞子吓得下意识的抓住王南钧的衣角。王南钧根本没心思管尹毓恪,注意力全在陈玮镔身上,他最后差点忍不住转头往后看。
  

  
  
  
  最后出去的时候,陈玮镔小脸煞白气色差,尹毓恪脸色红润气色好。
  
  
  
  
  
  “接下来去哪?”王南钧又问。
  “去做过山车吧!”尹毓恪最喜欢玩这个了。
  “陈玮镔恐高,我们两个自己去吧,你呆在这。”王南钧故作镇定的对脸色不好的陈玮镔说。
  “嗯。”陈玮镔这会没有在逞强了。
  
  
  
  
  
  “为什么抛他一个人在那?”尹毓恪问王南钧。
  “他真的恐高。”王南钧回。
  “你能不能演技好一点。”尹毓恪嫌弃的望着王南钧。
  “怪我咯。”
  
  
  
  
  
  
  
  
  
  
  
  
  
  
  
  
——————切——————————
  “你说他们接下来回去哪?”一个“女装大佬”说。
  “不知道。”一个贴着胡子的人说。
  “你觉得南钧会不会心疼?”一个“女装孕妇”说。
  “应该会。”一个穿着红配绿衣服的正常人说。
  ………………
  他们就是一直跟着南玮和尹毓恪的——女装大佬,洪雨雷。——贴着胡子的杨梓鑫。——女装孕妇,王广允。——红配绿衣服正常人,焦迈奇。
  ………………切
  
  
  
  
  
  陈玮镔看着远处牵着手走着的网瘾,默默地揉了揉自己的小爪子。切,不就牵个手吗……我才不吃醋呢,不吃……
  
  
  陈玮镔呆萌的望着鞋子,吃着自己的戒指。萌到了在一旁草丛中的几个奇怪的人。
  
  
  
  
  “我们去吃饭吧,恪恪饿了。”王南钧扯着尹毓恪走向餐馆。
  “嗯~谢谢南钧~”尹毓恪也配合的走着。
  
  陈玮镔跟在后面低着头走着,心抽抽的疼,不就是饿了吗,有比要这么着急吗?
  
  
  王南钧又偷偷瞄着陈玮镔,啊西这家伙怎么走路不看路呢,等下撞着拌着怎么办呐。
  
  尹毓恪扯了一下王南钧,“哎,你真这么担心我饿了?”“别自作多情了,玮镔有胃病,要按时吃饭。”王南钧diss回尹毓恪。“哼,妻奴……”尹毓恪给了王南钧一白眼。
  
————————切————————
  
  
  “恪恪你吃这个~这个是你最喜欢吃的~”王南钧夹了一块肉喂给尹毓恪。
  “南钧你真好,你也吃~”尹毓恪也夹了一块肉喂给王南钧。
  
  
  对面的陈玮镔看着王南钧尹毓恪你依我依的,不停的往嘴里扒饭。
  
  
  王南钧瞄了一下陈玮镔,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眼睛鼻子都红红的,嘴里气鼓鼓的不停的扒饭,身体一颤一颤的。这次他心疼了,真的疼了,疼死了。
  
  
  王南钧站起来摸了摸陈玮镔的头。但陈玮镔“啪”的一下打走王南钧的手,二话不说就跑出了餐厅。
  
  
  “哎呀,广允,梓鑫别玩了,好戏要开始了!”尹毓恪跟着王南钧跑出来走到路边草丛里,叫出了那几个奇怪的人。
  
  
————切————————————
  “玮镔!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王南钧追上前面气喘吁吁的陈玮镔,把他抱在怀里。
  “不要……”陈玮镔泪眼汪汪的望着王南钧。
  “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跟尹毓恪在一起这么亲密,我该死,你原谅我好不好,别哭好不好,我的心都要疼死了。”
  王南钧把陈玮镔在怀里抱着,仿佛一直都抱不够似得。
  “可是……”陈玮镔看着这么柔情的王南钧欲言又止。
  “没有什么可是……”王南钧吻上陈玮镔的唇,唇齿之间有着粉红色的泡泡,有着两人的世界相融。
  
  
  
  
  
  But,一阵声音打断了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吻上了,吻上了!”杨梓鑫的猪叫…………
  王广允迅速的把杨梓鑫压进草丛里。
  
  
  
  
  
  一阵脚步声慢慢接近杨梓鑫一行人。陈玮镔指着他们说:“假发歪了。”“妆画得好丑。”“孕妇肚漏出来了。”“红配绿绝了。”“你们够了……”
——————完——————————
  【小忆有话说:对不起我把暂时保密删了,要进行整体调整,所以现在更小段子,对不起了大家,我会尽量修改好的,改好了马上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