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忆语

一个小智障

【赌气】


——————开屎—————————
  “你为什么要亲那个女生!”王南钧对着陈玮镔大吼!
  “小雨她只是要我帮个忙!”陈玮镔也弱不到哪去。
  “那你也不能亲她啊!”王南钧握住陈玮镔的手臂,摇着他。
  “放开!疼!”陈玮镔甩开王南钧的手,红着眼对王南钧说。
  “得,今天我就不跟你计较!”王南钧也是气昏了头了,推开陈玮镔,把门一板就出去了。
   
  
  
  
——————我是一下下之前————
  “玮镔啊,你能帮我一个忙吗?”陈玮镔的闺蜜何雨晴对陈玮镔说。
  “帮什么啊?”陈玮镔一边吃着炸鸡一边抖腿。
  “帮我演一场戏,我妈老叫我找男朋友,帮我应付应付。”何雨晴也拿了陈玮镔袋子里的一块炸鸡啃起来。
  “演啥?”陈玮镔翻了个白眼继续问。
  “就一个镜头就没你事了,亲一亲脸就好了~白让你占便宜了~”何雨晴回陈玮镔一个白眼。
  “得了吧,有啥报酬~”陈玮镔拍拍自己油腻腻的小手手,一脸严(猥)肃(琐)的望着何雨晴。
  “gun。”
  
  
  
  结果,亲的时候被王南钧无意中看到了。
——————回忆完————————
  雨夜,陈玮镔买完东西后奔跑在街上。跑了一会就气喘吁吁的到了营区,那时已经半夜2点多了,兄弟们都差不多睡觉了,他不禁感叹,这雨怎么说下就下。
  
  
  陈玮镔小心翼翼的推开营区的门。走进去换了一身衣服,把湿哒哒的头发随意擦了一下,吃了碗方面面就坐在凳子上写歌。
  
  
  “啊秋……啊啊啊……秋……咳咳咳……”陈玮镔打了几个小小的喷嚏,拿了个小毛毯披上继续写歌。陈玮镔感到肚子有点点疼,想想因该是胃病又犯了,就没多想。
  
  
  “啊秋……啊秋…………秋……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陈玮镔一直在咳嗽,他喝了杯冰水,胃有点抽痛。
  
  
  
  “玮镔你没事吧。”洪雨雷被吵醒了,看到陈玮镔还在埋头写歌,轻悄悄走过去,拍了一下陈玮镔的肩。
  “我没事,你继续去睡吧,我今天不是很想睡。”陈玮镔一想到今天早上与王南钧的争吵就很不开心。
  
  
  
  “你不用王南钧陪着睡吗?你一个人睡得着吗?”洪雨雷一脸担心的对陈玮镔说。
  
  
  “我不想理他,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陈玮镔想到王南钧居然骂他,他绝不会服输,他自己有没做错什么。
  “早点睡啊,明天还要练习呐。”洪雨雷懵懵地声音传入陈玮镔耳中。
  “懂了。”
  
  
  陈玮镔答应后过了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傻镔,你就不能服服输,知不知道我会心疼的。”王南钧其实在玮镔一会来的时候就醒了,一直看着这个瘦小的身影在灯光下写歌,头发有点湿湿的搭在脸上。
  
  
  他拿了毛巾把陈玮镔湿哒哒的头发吹干。
  
  
  陈玮镔好看的脸颊一阵发红,眉头紧锁,身体一直在直冒冷汗,一阵阵发抖,眼泪有几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一看就知道做噩梦了。
  
  王南钧把陈玮镔搂到怀里,抚平他的眉头,轻轻的拍着陈玮镔的背,整理着陈玮镔的头发,给了他无上的安全感。
  
  
  
   陈玮镔渐渐好了起来,甜甜的睡去了。
  
  
  
  王南钧不能把他放在他或自己的床上,毕竟它自己对早上的事也很气愤,他怎么能离一个女的这么近呢,不可能现在就原谅他的,原谅他以后自己的地位还能保住吗?放洪雨雷床上吧,毕竟是好基友,白让洪雨雷站便宜了。
  
  
  
——————切早上————————
  “镔镔,玮镔,醒醒。”洪雨雷见陈玮镔躺在他床上,再看看一旁一脸不关自己的事的王南钧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拍了拍一旁的陈玮镔。
  
  
  “唔,不要,鱼雷,你帮我拿下胃药。”陈玮镔感觉到胃非常不舒服,胃好像有只猫在乱抓一样的痛。听见洪雨雷的声音后以为是洪雨雷把他放在床上的,就叫洪雨雷帮他拿胃药。
  
  
  
  “你又咋了,胃又疼了?叫你平时少吃点垃圾食品你不听。”洪雨雷虽然嘴上嫌弃陈玮镔可还是手上还是忙着兑水给陈玮镔吃药。
  
  
  “你快点……”陈玮镔现在毫无力气跟洪雨雷斗嘴,感到身体直发冷,有气无力的直喘气。
  
  “好了,坐起来。”洪雨雷扶起陈玮镔,把药递给他。
  “谢了……”陈玮镔拿起水灌下去。
  “咳咳咳咳咳咳……”因为灌太猛了,陈玮镔咳嗽起来,每一声都扯着他的胃。
  “你怎么了?”洪雨雷一看,眉头一皱。
  “什么怎么了。”陈玮镔感到奇怪,看了一下水杯。
  
  
  一丝血迹化开在陈玮镔冰凉的水杯中。
  
  
——————切——————————
  王南钧听到陈玮镔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后担心的把头转过去查看。看到了陈玮镔苍白的脸,心揪的一下就疼了。正想起立原谅他时陈玮镔又闯祸了……
  
  
  
  “鱼雷,你帮问一下小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好不好。”陈玮镔缓过来之后询问洪雨雷。
  “你放心,小雨那边她会自己解决的。”洪雨雷看着陈玮镔苍白的脸回答。
  
  
  
  自己都病成这样了还去关心别人。王南钧起立的身体在听到这句话立即僵硬。
  
  王南钧再次板门而出。
  
  
——————切—————————
  彩排时陈玮镔迷迷糊糊的就这样的昏倒,王南钧何尝又不心疼,但是他必须要陈玮镔意识到自己生气了,是真的生气了,他不可能轻易原谅陈玮镔的。
  
  
  
  
  
  
  “尹顾里,帮我个忙。”王南钧看着尹毓恪说。
  “咋了,想让我当小三~”尹毓恪早就猜到王南钧会来找他了。
  “聪明,不过就是演下戏,气一气镔镔而已。”
  “嗯……我还真想看看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那可怜样~”
  “不行,我会心疼的……”王南钧立即否定了尹毓恪这个奇葩的想法。
  “想气玮镔又不忍心,王南钧你有毛病啊你。”尹毓恪来了个超级大白眼。
  
  
  
  “恪,吃吗?”焦迈奇拿着一颗山竹走向尹毓恪。
  “你说呢~”尹毓恪一把抢过山竹吃起来。
  “再聊什么呢~”焦迈奇看着尹毓恪那傲娇样满眼宠溺。
  “演戏给玮镔看,气气他,你同意吗?”尹毓恪要去演小三肯定得自己的让正主知道。
  “当然可以~”焦迈奇吻了吻尹毓恪的唇。嗯,山竹味的,甜甜的。
    “你们两个…………是不是纯心打击我的……”王南钧一脸黑线…………
  
  
  
  
  
  
  
  
  
  
——————切休息区——————
  
  “鱼雷,你们去游乐园吗?”王南钧故意面对着陈玮镔说。
  “玮镔你的脚恢复了吗……真的可以吗……”王广允一想到陈玮镔跌落舞台那苍白样,就有点担心。
  “没事,一起去吧。”陈玮镔从床上起来,带了个帽子就要出发。
  “你多穿点。”王广允拿了件外套披在陈玮镔肩上。
  “嗯。”陈玮镔笑笑。
  “我们就不去了,还要练习呐~”洪雨雷和猪哥战队的其他人说。
  
  
  
  “嗯~”陈玮镔靠着王广允笑着。他要气死王南钧。
  
  “哈哈,这么可爱。”王广允摸摸陈玮镔的头。
  
  
  王南钧很黑线。
  “恪恪,跟我一块去吧。”王南钧也要行动了。
  “好。”尹毓恪大摇大摆的搂住王南钧手臂。
  四个人就开车去游乐场了。
  
  
  
  
  
  “呵呵………………”一股阴森森的从人群中间穿出,那是杨梓鑫和焦迈奇。
  “你们两个吓死人了。”洪雨雷一个白眼飘过去。
  “我家光晕……”“我家小天使……”那两个人眼中冒着火焰。
  “冷静冷静……”洪雨雷被吓得不轻。
  
  
  
——————切——————————
  “我们先去哪呢?”王南钧问。
  “去鬼屋吧!”尹毓恪提议。
  “那个,刚刚小鑫鑫叫我回营区,我先走了。”王广允接受到了杨梓鑫的威胁电话,秒怂。
  
  
  
  “什么,不是说好的吗?”陈玮镔把王广允扯到一边悄声说。
  “对不起了!老铁你保重!”王广允屁颠屁颠的跑了。
  
  
  
  “玮镔你就不去了吧,毕竟你怕是吧!”王南钧表面无所谓其实心里非常担心。
  “没事,没事,我不怕,咱们快点走吧!”陈玮镔不会让尹毓恪和王南钧有独处的时间的。
  
  
  
  
——————切鬼屋————————
  “啊,南钧我好怕呀,保护我啊~”尹毓恪一把抱住王南钧,顺便白了那个扮鬼的一眼。
  “别怕啊,有我呢……”王南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王南钧还是忍不住偷瞄后面哆哆嗦嗦走着的人儿。
  
  
  一路上尹毓恪都往王南钧身上扑,陈玮镔在后面心魂不定的走着,被鬼下的时不时小声的“嘤”一声。在最后被一个贞子吓得下意识的抓住王南钧的衣角。王南钧根本没心思管尹毓恪,注意力全在陈玮镔身上,他最后差点忍不住转头往后看。
  

  
  
  
  最后出去的时候,陈玮镔小脸煞白气色差,尹毓恪脸色红润气色好。
  
  
  
  
  
  “接下来去哪?”王南钧又问。
  “去做过山车吧!”尹毓恪最喜欢玩这个了。
  “陈玮镔恐高,我们两个自己去吧,你呆在这。”王南钧故作镇定的对脸色不好的陈玮镔说。
  “嗯。”陈玮镔这会没有在逞强了。
  
  
  
  
  
  “为什么抛他一个人在那?”尹毓恪问王南钧。
  “他真的恐高。”王南钧回。
  “你能不能演技好一点。”尹毓恪嫌弃的望着王南钧。
  “怪我咯。”
  
  
  
  
  
  
  
  
  
  
  
  
  
  
  
  
——————切——————————
  “你说他们接下来回去哪?”一个“女装大佬”说。
  “不知道。”一个贴着胡子的人说。
  “你觉得南钧会不会心疼?”一个“女装孕妇”说。
  “应该会。”一个穿着红配绿衣服的正常人说。
  ………………
  他们就是一直跟着南玮和尹毓恪的——女装大佬,洪雨雷。——贴着胡子的杨梓鑫。——女装孕妇,王广允。——红配绿衣服正常人,焦迈奇。
  ………………切
  
  
  
  
  
  陈玮镔看着远处牵着手走着的网瘾,默默地揉了揉自己的小爪子。切,不就牵个手吗……我才不吃醋呢,不吃……
  
  
  陈玮镔呆萌的望着鞋子,吃着自己的戒指。萌到了在一旁草丛中的几个奇怪的人。
  
  
  
  
  “我们去吃饭吧,恪恪饿了。”王南钧扯着尹毓恪走向餐馆。
  “嗯~谢谢南钧~”尹毓恪也配合的走着。
  
  陈玮镔跟在后面低着头走着,心抽抽的疼,不就是饿了吗,有比要这么着急吗?
  
  
  王南钧又偷偷瞄着陈玮镔,啊西这家伙怎么走路不看路呢,等下撞着拌着怎么办呐。
  
  尹毓恪扯了一下王南钧,“哎,你真这么担心我饿了?”“别自作多情了,玮镔有胃病,要按时吃饭。”王南钧diss回尹毓恪。“哼,妻奴……”尹毓恪给了王南钧一白眼。
  
————————切————————
  
  
  “恪恪你吃这个~这个是你最喜欢吃的~”王南钧夹了一块肉喂给尹毓恪。
  “南钧你真好,你也吃~”尹毓恪也夹了一块肉喂给王南钧。
  
  
  对面的陈玮镔看着王南钧尹毓恪你依我依的,不停的往嘴里扒饭。
  
  
  王南钧瞄了一下陈玮镔,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眼睛鼻子都红红的,嘴里气鼓鼓的不停的扒饭,身体一颤一颤的。这次他心疼了,真的疼了,疼死了。
  
  
  王南钧站起来摸了摸陈玮镔的头。但陈玮镔“啪”的一下打走王南钧的手,二话不说就跑出了餐厅。
  
  
  “哎呀,广允,梓鑫别玩了,好戏要开始了!”尹毓恪跟着王南钧跑出来走到路边草丛里,叫出了那几个奇怪的人。
  
  
————切————————————
  “玮镔!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王南钧追上前面气喘吁吁的陈玮镔,把他抱在怀里。
  “不要……”陈玮镔泪眼汪汪的望着王南钧。
  “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跟尹毓恪在一起这么亲密,我该死,你原谅我好不好,别哭好不好,我的心都要疼死了。”
  王南钧把陈玮镔在怀里抱着,仿佛一直都抱不够似得。
  “可是……”陈玮镔看着这么柔情的王南钧欲言又止。
  “没有什么可是……”王南钧吻上陈玮镔的唇,唇齿之间有着粉红色的泡泡,有着两人的世界相融。
  
  
  
  
  
  But,一阵声音打断了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吻上了,吻上了!”杨梓鑫的猪叫…………
  王广允迅速的把杨梓鑫压进草丛里。
  
  
  
  
  
  一阵脚步声慢慢接近杨梓鑫一行人。陈玮镔指着他们说:“假发歪了。”“妆画得好丑。”“孕妇肚漏出来了。”“红配绿绝了。”“你们够了……”
——————完——————————
  【小忆有话说:对不起我把暂时保密删了,要进行整体调整,所以现在更小段子,对不起了大家,我会尽量修改好的,改好了马上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