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忆语

一个小智障

【Imprisoned love 】1

  Imprisoned love,You make me feel scared.  
                           by.Aires.
 
   I'm just trying to make you love me.Tie you to me forever.
                 
by.Krystian.
  
  

  
—————————————————
  “啊!”冰冷的寒气席卷陈玮镔全身,伤口冒出的血如玫瑰花瓣般鲜红。
  漆黑的小屋中充满着鲜血的味道,也少不了陈玮镔的低吟,没有一丝阳光照耀。
  
  看似正常的房间黑白一片,鲜血染红了床单,在黑与白之中增添了绚丽的色彩。
  
  
  
  “吱——”一声,门开了。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魔鬼般的气息。
  
  
  “陈玮镔,还想装死吗?不过你的血液真美啊~”男人踏步走向硬邦邦的床前,用手轻轻的抚过了柔软的被子。
  
  在被窝中的人儿轻轻一颤。
  
  
  
  
  “快点起来!”男人用力一扯被子,陈玮镔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被子如羽毛般划过陈玮镔的身体,迎面而来的就是冰冷的空气。
  
  
  
  “最近放你出去玩一天就惹了新欢,你胆子大了啊~”男人用细长的手指掐住陈玮镔的脸颊,被迫使他看着自己。
  
  
  
  
  “……南钧……我……我和……焦迈奇他只是朋友……”陈玮镔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搭在脸颊上,乌黑的双眼无力的看着王南钧。
  
  
  “不许叫我的名字,你只能叫主人。”男人对上那只晶莹剔透的眼睛,冷冰冰的声音使陈玮镔大了个寒颤。
  
  
  
  “好……”陈玮镔感到全身无力,眼皮马上就要相遇。
  
  
  
  “等下我会叫人吧你这肮脏的皮囊清洗干净的。”王南钧掐着陈玮镔的脸,强烈的痛感使陈玮镔被迫让眼皮的相遇结束。
  
  
  
  
  
  
  
  
  
  
  陈玮镔听着王南钧走出门外的声音,把自己重新裹紧在被窝里。
  
  
  
  陈玮镔知道自己的处境,天天悲伤成河,疼痛每天都会光临。
  
  自从那次想自杀后被王南钧揍了一顿。
  
  床角地毯所有东西还都换成软的,几乎每天都是固定有人送饭,窗户紧封,想死都难。
  
  
  
  
  
  陈玮镔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眼泪划过……
  
  
  
  
  
  
  
  
  
—————————————————
  王南钧是陈玮镔的弟弟,但不是亲生的。
  在陈玮镔小时候,王南钧就被带到陈家。
  
  
  
  那时陈玮镔才7岁,王南钧6岁,但是陈玮镔没有一个哥哥该有的气概,从小体弱多病,但性格开朗。
  
  
  王南钧反而像哥哥,做事情干脆利落,不像陈玮镔一样毛毛躁躁。
  
  
  
  
  从进入陈家的欢声笑语静默后成为一片黑暗。
  
  
  
  
  
  陈玮镔的心结无法解开,王南钧的伤疤无法自愈——
  
  
  
  
  
 
  
  
—————————————————
  陈玮镔眼前一片灰暗,美好的记忆如影片一样播放。
  
  
  一只血淋淋的手把美好的回忆撕开,血……陈玮镔另一个回忆……满身是血,手沾血液,望着那个深爱着的弟弟,慢慢昏迷……
  
  
  
  
  
  
  
  
  
  “南钧……南钧……南钧!”陈玮镔从梦中惊醒,头一阵发疼。
  
  
  环顾四周,美丽的鲜血没有了,床单和被子也变得干干净净,伤口都被处理好了,手上的冰冷的点滴流入本就冰冷的血液里。
  
  
  
  
  
  
  
  
  “呐~你醒了~”一位可爱的男生端着一碗粥像陈玮镔走来,坐在床边。
  
  
  
  
  “你是谁?”陈玮镔看着那可爱的笑脸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嗯~我是洪雨雷~跟你一个学校的,不过你应该不认识我,毕竟你也不去学校。”男生笑笑,扶起陈玮镔。“快吃吧,听少爷说你很久没吃东西了。”
  
  
  
  
  “是……南钧叫你来的吗?”陈玮镔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纯黑的眼珠子里透露着期待。
  
  
  “嗯,是少爷让我来的。”洪雨雷面对陈玮镔真诚的眼睛,心里一疼。
  
  
  
  “谢谢你啊~”陈玮镔接过洪雨雷手里的粥,嘴角上扬。
  
  
  
  “那个,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子啊?”洪雨雷查看了一下点滴,“胃病,全身大幅度受伤,贫血……还有后……穴严重发炎……”
  
  
  
  “没……没事……”陈玮镔一颤,心跳加速……
  
  
  
  
  
  “明明就有事……伤口还疼吗?”洪雨雷看着陈玮镔苍白如纸的脸,坐在一旁看着陈玮镔。
  
  
  
  
  
  
  
  “不疼……”说不疼是假的,当你满身是伤时怎会不疼。
  
  
  
  
  
  “玮镔呐……”洪雨雷无奈,“一看就很疼……”
  
  
  
  
  
  “为何少爷要这样对你……”洪雨雷接过陈玮镔吃完的粥。
  
  
  
  “…………”房间一片沉默。
  
  
  
  “不聊我吧,说说学校里的事吧……”陈玮镔忍住眼泪,挤出一个勉强能看的笑容。
  
  
  
  
  “哎,好吧……”玮镔呐,何必要坚强,想哭可以哭啊。“那我说了啊……”
  
  
  
  
  
  
  “嗯~”陈玮镔是真心想听外面发生的事情。
  
  
  
  
  
  
  
  
  
  
  
  
  
  
  “你知道焦迈奇喜欢尹毓恪吗?”
  “哇!这么劲爆的吗!”
  “我奇er居然喜欢舒克!”
  “你知道吗?他们居然………………”
  “哇唔…………继续说…………”
  
  
  
  
————————————————
  在楼上的某一个角落,某人握紧了拳头……
  
  
  
  
  
  
  
  
  
  
  
  
  
———————END———————
  囚禁的爱,你使我感到害怕。
 by.陈玮镔
  我只是想让你爱我,把你绑在我身边。
 by.王南钧

评论(9)

热度(19)